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-> 身边好人-> 正文
农定太:23年南昆路,42载铁路情
人民网-广西频道 2020-05-25

23年南昆路,42载铁路情

——记南宁南动力设备车间职工农定太

 刚参军入伍时的农定太,年仅18岁,1979年拍摄于太原。农定太供图

  四十二载仍在畔,不见当初少年郎。

  今天的主人公来自于南宁南动力设备车间,名叫农定太。在这似火鎏金的五月,这位见证了宁供从无到有、一直同我们并肩前行的老师傅、老党员,圆满地为他42年的铁路生涯画上了句号,光荣退休。

  青春无悔,星火筑梦。

  这是一名普通宁供少年的一生,也是他对于铁路、对于责任最无悔的守望。

  “我是1978年12月参加的工作,作为铁道兵,去往山西太原一带修建铁路。”

  回想起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,农定太至今仍记忆犹新。那年冬天特别冷,雪也下得特别大,穿着厚军袄的他,在太古岚线参与修建50米高的柳林河大桥桥体。那个年代的施工更依赖于人力,修筑桥墩不仅需要人工跟进浇注,还需要随着日渐升高的桥墩平台爬上爬下。农定太父母听说儿子在部队里从事这份工作后十分担心,希望他能尽快复员回家,但农定太拒绝了:“修铁路、筑桥墩都是大工程,当然会有一定的危险性。我是一名军人,我不能遇到这点困难就临阵脱逃。不干就算,要干就必须干好!”

正在检修库里仔细作业的农定太。冯卫峰摄

  从太古岚线到浙赣铁路,再从柳林河大桥到姜家湾专用线,农定太每天早晨4点起床,干到晚上十点多才回来休息。凭借这股坚韧的干劲,农定太在辗转各地的施工中飞速成长。1992年,由于在浙赣铁路复线施工中工作表现突出,农定太经书记推优,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。

  1993年,农定太从工程局转入当时的柳州铁路局融安工务段,分配在位于焦柳线牙屯堡至水团站之间的水团桥隧工区。

  彭莫山隧道是水团工区管内最长的隧道,全长5.6公里。由于彭莫山隧道检修与维护任务的重要性,每次对其开展作业都需要出动十几号人。对于农定太他们来说,检修作业中的磕磕碰碰蹭蹭是在所难免,加之隧道内煤灰飞扬,他们经常是入隧道时干干净净,出来时全身漆黑。

  回忆起那几年的桥隧生涯,农定太很是感慨:“那时候的我们所在的水团工区很艰苦,很偏僻,我们出门通勤买菜,都只能利用火车司机确认信号的那一分钟来上下车。”

  1997年,为确保南昆铁路的正常运行,柳州铁路局开始向各站段发布通知,大刀阔斧地进行资源配置。铁路的剧变,是时代的洪流,接收到了征召通知的农定太,也选择了奔赴南昆,这一次,他要去的单位是百色供电段。

焦柳线上的彭莫山隧道。覃文愿

  “可能是以前铁道兵时候留下的爱好吧,我喜欢去钻研、去检修电气设备。”

  1997年,为确保南昆铁路的正常运行,柳州铁路局开始向各站段发布通知,大刀阔斧地进行资源配置。铁路的剧变,是时代的洪流,接收到了征召通知的农定太,也选择了奔赴南昆,加入了百色供电段。

  进入供电段后,农定太作为一名电气钳工,被分配在了内钳班,负责轨道车电机系统的维护与检修工作。南昆线是局内第一条电气化铁路,他也是第一代接触网轨道车电气钳工。为了解决自身不了解设备,不知道如何检修的难点与痛点,他再一次成为了班组里最忙碌的那个人——对设备不熟,他就自己加练;对线路不明,他就去翻设计图纸;对原理不清,他就去请教厂家。

  “以前我们旧轨汽经常会出现平台无法上升或者下降的情况。我们去工区,花了很大功夫才检查了出来是液压系统出现了故障。”

  为了掌握这门检修技术,省去委外修理的费用和时间成本,农定太他们不顾油液的脏污,通过肩挑手扛,把包含油缸在内、重达数百公斤的全套液压系统从接触网作业车上拆了下来。通过逐一检验、逐个摸排,最终确认故障点在于油缸内部的油封O型圈老化和配件故障。

  “我们这个事情虽小,但是如果不把这个技术掌握下来的话,我们也会一直受制于人,耗时费钱。”捏着手中的密封胶圈,农定太笑着说道:“和这个比起来,我们的衣服脏了、车子脏了,多洗洗就好了嘛!”

 农定太静静站在轨道车下,最后一次看着这位陪伴了他多年的“老友”。冯卫峰摄

  2020年是农定太铁路生涯的第42年,也是他扎根南昆线从事供电工作的第23载。坐在工区会议室内,他仔细地翻看着大家的作业记录本,还有那本他已经翻阅过不知多少次的接触网作业车检修手册,就像是想把这一切都烙印在脑海里。

  “今天是5月15日,是我在岗的最后一天。今天过后,我就要从我深爱的岗位上退休了。”农定太说着,再一次拿起了他的安全帽,朝检修库房走去。那些在轨汽地台下奋战得汗流浃背的年轻同事们看到了他,都会热情地向他打招呼,农定太也会笑着点点头,让他们注意安全。

  “退休不意味着离开,看到现在班组有很多年轻职工,看着他们,就好像看到了当初的自己,以后如果单位有需要,无论多远,多难,我都愿意第一个回来,与大家并肩作战。”农定太说。(王勇 冯卫峰 韦杰)

责任编辑:杨立君

相关链接